• 敢说自己在写连载,我也是蛮佩服自己的,距离上一次写已经三年零两个月,而且第十二那章节草草几笔,搞的自己真像个专栏作家有小编催稿似的,所以实际上已经五年零六个月了没再写《与》了,不说这五年发生了什么吧,只说今日今时我们四个人的现状。

    时琳已经彻底从我的生活甚至记忆中消失了,如果不是今天心血来潮的续笔,我怕是真的想不起她来了。有一天中午,她进了我的小店闲逛,当然不是来看我,只是碰巧,北京还真是小啊,逛到一半诧异的发现柜台里森系的我在冲她微笑,竟只匆匆打了个招呼后便落慌而逃,就像见了鬼一样。又一天中午,这个北大的高材生又闯进我的店里来问:“请问……”,赫然发现又是我,表情顿时石化,我很淡定,面无表情的告诉她:“找厕所?右走到头再左转。”她讪讪的笑,后退着离开,五分钟后返回来刚要对我解释什么,我抢先说:“忘了我在这里了对吧?如果不是急着找厕所找晕了头怕是死也不会进来吧。”她脸色变的煞白,尴尬的想去死,是的,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,我对她说:“再见。”时琳,那个曾经如一杯温茶一样的女孩对我挥挥手,就再也不见了。

    邓妹,自从带着孩子跟着老公去了美国哥伦布之后,我们就很少再联系了,她每天大概很忙,非常偶尔的发条朋友圏,我也只是默默关注而已,生活的圈子毫无交集,我不知道回复什么。

    傻英,我们在同一个城市,如果想见面也是分分钟的事,然而并没有,我曾经奢望着与她可以恢复到高中时亲密无间的关系,所以我珍惜着每一次和她见面或者偶尔网聊的机会,我主动把我不可告人的秘密分享给她,想让她知道我的心门对她永远是敞开的,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过去将永远不会再回来,她会认真听我说话,和我开玩笑,大方掏钱请我吃饭,义无返顾的帮我任何忙,但绝不会和我分享她的秘密,她的快乐,她的悲伤,到最后,我难过的发现,我对现在的傻英竟然一无所知,她住在哪里,男朋友是谁,工作如何,爱好是什么,周末会去哪里玩,有没有讨厌的同事,为什么迟迟不结婚……我全都不!知!道!事实上,我们见面或者网聊的内容也几乎是固定的,她每次的开场白一定是“你最近怎么样?”而我会回答“挺好的。你呢?”下面的内容乏味到我已经懒的回忆了。有一天晚上,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突然想到了傻英,突然有些生气,凭什么你了解我每天的任何动向(我喜欢在朋友圈里记录生活的点滴),而我对你却一无所知?我跳下床,找到手机,像发了疯一样屏蔽了傻英,这样才公平!一周后,傻英微信里问我为何最近不见我发朋友圏了,我开玩笑说已经累了,决心退出了。她说受什么刺激了,我说没有,只是觉的大家都在暗处,唯我在明处,有些不爽。她发过一个笑脸说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    我不知道我们以后是不是还会再重聚,还会不会没心没肺的谈天说地嘻嘻哈哈,如果有这种机会,我会带着我所有的美好欣然赴约,如果没有,我也不再遗憾,因为她们从来没有走远,一直就在我的记忆中……

     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THE END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

    点击进入与爱情无关的风花雪月(十二)

    It's about:连载故事 &
  • 寻找惊喜         2016-05-26

    昨天在网上和朋友说要去看《百鸟朝凤》,朋友秒回我“不好看”,语气充满了不可置疑,我问他“你看过了?”他理直气壮的回答:“没有,网上评论说不好看。”

 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的生活被网络所左右,出门靠百度地图,吃饭靠点评网,看电影靠影评,旅游靠攻略,手机里塞满了各种APP,世界因为它们而缩小到只有一个手掌大,我们也因为它们而安全感倍增。我的爸妈六十多岁,老爸拿的还是十几年前的如同座机一样的手机,功能仅限于接打电话和接收短信,老妈新潮些,也不过刚刚学会玩微信,偶尔会给我的朋友圈留个评论,最近我教会她用百度地图,这大大方便了他们说走就走的自驾游,昨天正在自驾途中的老妈打来电话兴奋的对我说:“这个百度地图真是太好了,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一家酒店。”这很让我欣慰和安心,但我不准备再教会她看各种攻略和点评网了,我喜欢老妈打来电话,欢天喜地的对我说:“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就开进这么一条小路上来了,人很少,可是真美啊。”她那么开心,就像突然得到了一份礼物的孩子,我藏有私心,想分享她的惊喜。

    “惊喜”现在是个奢侈品,可它曾经很廉价。

    没有网络的年代,当然也不会有导航,我们出门会手持地图,每遇到一个分叉路口,就是一次小小的冒险,心悸之余也充满着期待,每一个选择都可能会夹杂着选择之后的懊悔、前方不可知的焦虑,但同时也会有出乎意料的惊喜;现在大可不必如此,因为我们有导航,更有旅游攻略啊,世界再大,不过是我手掌心里的一个小红点,我们都是诸葛孔明,个个能运筹帷幄。旅行如此,吃饭购物看电影等等,样样如此,遇到未曾尝试的新鲜事物,我们的大脑已经习惯了先支配手指去按手机键,大脑越来越懒惰,连睁睁眼睛都觉的好累,也许有一天,人类会退化到浑身上下只剩下十根手指了。还记得动画电影《机器人瓦力》里那些臃肿可笑的地球人吗?

    科技的进步谁都无法阻挡,世界将会变的越来越小,越来越便利,只是我们在享受这些安全便利的同时,请不要忘记我们本来是拥有一些权利的,比如选择权,我们不应该主动放弃选择,我们要叫醒大脑,告诉它:“起来工作!我们天天供你吃喝休息可不是为了让你长肥膘的!”我们还有享受惊喜的特权,这很重要,惊喜是制造不出来的,它需要我们用双脚,用双眼去寻求发现的,它们躲在我们很可能错失的某个角落里,某个小路边,某束花丛中,某个房檐下,任何某个地方,我们无法确定,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它一定不会在躲在手机或者别人的点评里。另外,我们还有质疑的特权,“评论里说的”、“砖家说的”、“他们说的”,网络是虚拟的,可是坐在网终后面终究还是如你我一样的人,需要吃饭、呼吸、睡觉、工作,所以他们也一样是在主观的发表自己的见解,并非真理或定律,听听就好,何必拿来束缚自己的大脑?没有质疑,人类发展不到今天,“我质疑,故我在”。

    顺便说一句,我没有听朋友的话,最终还是去看了《百鸟朝凤》,果然“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我认为这是部意义非凡的好影片,当然,也只是我认为而已。
    It's about:连载故事 &
  • 点击进入与爱情无关的风花雪月(十一)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两年未更新,续笔时心中五味杂陈,发生的故事太多,提笔却不知从何写起。

    先说我吧,我被冲动这个魔鬼附了身,打着创业的旗号开了我当时爱的死去活来的杂货铺-------“MOMO LIFE”。你懂得,放着王若林的小曲儿、货架上摆满了小情小调的ZAKKA风格的杂货、柜台后一脸淡然假装森女的我,小店看上去very perfect,可事实上呢,招不到店员,长年无休,老公平时下班后来我这兼职导购,周末还要苦逼的去进货。最悲催的莫过于春节,跟泥马犯人因表现良好似的可以回趟家陪双亲吃个年夜饭,然后大年初一再TM风尘朴朴的赶回店里。请原谅我爆粗口,你知道,岁月想把一个纯情可人儿打造成粗俗的老娘们儿易如反掌,而且一般情况下,当着顾客的面,我还是很有素质的,不过碰到极个别的不讲理的“上帝”时,我就会心中默默问候他妈和他全家再加送他N个SB。我的日子看似忙碌实则空虚,再想往深了写都无素材,点到为止吧,说多了全是泪。

     

  • 四季         2012-11-16

    最近,我突然在我身上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。一年四季,轮回更替,这个自然规律平常到已经让我们不再留意了。可是,每每换季的时候,我竟然还是会一阵兴奋,春去夏来的时候,我会在傍晚散步时用力呼吸,然后雀跃道:哇,夏天的味道!秋去冬来之时,看到一地的落叶,心里还是会有淡淡的忧桑:喔,冬天终于还是来了。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喜欢或讨厌哪个季节,我知道,无论我多么的留恋和不舍,这一季终究会过去,而我不绝望是因为我知道一年后它还会再次归来。

    生活亦如此。好运、坏运交替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,或让我们欣喜若狂、幸福满满,或让我们焦头烂额、手足无措。可我们都清楚,这一切不过都是暂时的,它们迟早会离开,当然也会再次回来,就象轮回的四季。

    我喜欢四季径渭分明的城市,因为生动:春天有玉兰花开,有鲜嫩的枝芽一点点冒出绿意,有冰冻的河水渐渐泛起涟漪,有久违的暖风拂过面庞,有候鸟归来;夏天有难耐的酷暑,有动听的蛙叫蝉鸣,有荷塘月色,有雨后的彩虹;秋天有漫山遍野的红叶,有空中飘落的金黄色的银树叶,有云淡风轻,有夹杂着寒气的小雨,有开口笑的石榴果,还有空气中弥漫的忧伤的味道;冬天有刺骨的寒风、暖暖的阳光、皑皑的白雪,有厚重的雪地靴,有五颜六色的在风中飘荡的围巾,有热闹温馨的年夜饭。

    既然如此,又有什么理由拒绝生活馈赠予你的一切呢?生活因为各种好事好事的交替出现在多姿多彩,日子也才因此而有滋不味。安静的迎接各种运气的到来,就象安静的等待每一季的到来。

  • 谁没有过小清新? - [影视世界]         2012-05-03

    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》被追捧的最火热的时候,我没看,心里不屑一顾:不就是些小清新的早恋故事吗?可后来还是鬼使神差的搜索出来看了,边看边想:果然小清新啊,可是,小清新的年代真让人怀念啊。

    谁没有过小清新的岁月呢?纵然我的高中时代过的暗无天日,身心也饱受摧残,但心中仍旧破土而出过小清新的萌芽,被我悄悄的呵护在心底,娇嫩无比,可爱至极。谁都不曾知晓它的存在,即使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。我认定除我之外的任何人都会伤害到它,所以它只需要我的爱护就足够了。很可惜,它最终没有如我所愿的茁状成长,即便我从未奢想过它会枝繁叶茂,或许连子叶都未长好就被人连根拔起了。我的小清新岁月戛然而止,短的几乎让我忘记它曾经存在过。

    长久的小清新只属于沈佳宜那样的女孩,漂亮、可爱、骄傲、聪明,最重要的是成绩好到无人敢小觑。自卑的女孩子不配拥有小清新,一点都不搭,会被人嘲笑西施效颦自不量力。而柯景腾那样的坏男孩好象在每个懵懂女孩的心里都出现过,时光再从高三向前退六年,我也曾遇见过。一堂历史课,六月的炙热烘烤着每个人的思维,我几乎昏昏欲睡,突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历史问题,即使问我一小时前的事件我都不见得能记起,更何况千百年前的?很自然的被罚站,几十双眼睛立刻睡意全无,完全的集中在了我身上。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羞愧难当。老师接着提问第二个问题:《水浒》的作者是谁。最后一排的一个瘦高男生将手举的高高的,不等老师点名就站起来,却嘻嘻哈哈的回答:您刚才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水壶?什么水壶?全班一阵爆笑。我偷偷回过头去,他歪着头冲着我眨眼微笑,我突然觉的被罚站也没什么可难为情的,心中满是欢喜的抬起头来,观赏老师气急败坏的那张脸。他当然也被罚站,不许靠墙,不许靠桌椅,却还是会偶尔搞怪被老师骂,我每每回头都会看到他坏坏的笑容。

    事实上,与那个男生并无过深的交往,而他也有自己心怡的女生,可我还是一厢情愿的将这段记忆深埋心底,也任性的要称它为小清新,清新程度一点也不比柯景腾替沈佳宜挨罚那段逊色多少,是我值得珍藏一生的回忆。我很幸运,我与沈佳宜相差甚远,但却拥有一段与她相近的回忆,这不是每个女孩都会拥有的。